源青争

泣いてるのに、泣いてるのに、泣いてるのに、君はいないから。

经常想剪头发或者染头发,但因为不知道想剪什么发型染什么颜色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放学路上

我突然想起初中去学校路上满街的花香味。

初中时我大概是个又叛逆又胆小的孩子。为什么说是叛逆又胆小啊?这两者好像没法共存呀!那时候我寄人篱下嘛,借住人家的那位阿姨又是个阴阳怪气的人。我不喜欢她,而她又喜欢管我,我不敢骂她,就只能躲起来!又想反抗她又不去反抗她,可不就是嘛!

可是躲哪她找不到?但是被无缘无故地指责我又不乐意,她是长辈啊,我又怎么能驳她面子呢?我只能尽量去错开她,我回到她家就写一点作业,写完洗澡吃饭,早早睡觉,睡到三点再起来继续写作业,努力去减少和她交流的次数。可是四点五点写完作业,又还没到去学校的时间,怎么办?

那时候的我可喜欢凌晨出门了。时至今日还没人知道我有过这么一段半夜不睡觉跑出门的经历。那条街道是什么感觉呢?那时候是秋天吧,我去学校的必经之路种满了桂花。出门时间一般是三四点天还没亮,路灯亮着,没有行人。我骑着自行车停在路中央,闻着纯粹的花香,没有多余的声音。现在想起来以前的事已经很模糊了,朦朦胧胧的像是雾里看花。我那会儿可喜欢秋季冬季了,因为不怕冷,冬天也是两件套度日,所以爱极了冷风吹到身上的感觉。我那时候站在路中央是觉得幸福的,心说,若能这样长久下去那该多好啊。那时候我站在那样的街道上才会有着像是被蜜糖包裹着几乎快溢出来的幸福感。我目之所及的一切是多么干净而美好,而这一切现在只属于我。我会小声哼歌,我会坐在报刊旁边的椅子上吹风发呆,发很久的呆,直到天亮了路灯灭了人出来了这个世界活回来了,再骑车去学校。

这算什么叛逆呀!不就是中二病嘛!不不不不不是哦。这时候就需要有个谁来评价我奇奇怪怪或者心理阴暗了。我要冲对方笑,屁都打算不放一个直到把人瘆跑(高中被曾经的朋友指出来过我不开心生气时嘴角会条件反射上扬然后全部冷处理)。对方懂个屁。我胆子可小了,我不敢反驳那位阿姨,但是我偏生不肯顺她的意。她怕我死在外面没法和我妈妈交代,我不会想死,但我就偏偏要往外跑。我虽然不去明着反抗你但我就不想顺你意,哪怕可能把我自己砸个稀巴烂。

她要我给她脸面,陪她做表面功夫,我就微笑,假装听不懂。不说是她要我往东我偏要往西,怎么着我都得是在原地蹲着或者直接躺下吧。她骂我的朋友,我说我觉得我朋友说的对,她气急败坏找我妈哭诉,我接过电话也和我妈哭诉:不是你说的要和好孩子相处吗!!!她是我们班第一她是我朋友!我偏要恶心她,再恶心一下我妈

哟,这不挺叛逆的吗?哪里胆小了?害,可是她要我往东我就绝不敢往西,她要我滚我也不敢多留,麻利地收拾收拾赶紧爬走,这时候她又要来了“谁知道你会当真”。……我只好微笑,在心里骂你,再在行为上给你添堵。

我的初中除了她过得其实挺幸福的。不如说我活到这么大,虽然初中有不快活的时候,但这却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日子。有心爱的朋友,有喜欢我的同学,我可以吵吵嚷嚷,因为我知道他们喜欢我,所以我可以尽情撒娇。我喜欢那时候的我。我们会在台风天时大家一起看《北京遇上西雅图》,最后教室只剩几个人没被接回家的大家一起嚷嚷一起闹。后桌玩我头发我不会生气还会纵容,那是我头发留得最长的时候。和老师要糖吃,他给了。吃完午饭后几个女孩子牵着手一路走一路跳再被路过的数学老师打趣。靠着二楼走廊的柱子看探出枝叶的桂花树,空气很好闻温度很舒适,虽然上面可能会有毛毛虫。在楼梯间横冲直撞差点摔倒时被扶住。从教室前排到座位上时被投喂。冲在食堂最前线(?)和特定的朋友回家,她走路我就下来推车,一路上说个没完没了。

——可是全都失去了联系。

唯一记录下来的……故事吧,也在后来的某一次崩溃下一键删除了。连带着过去的自己被杀死了。

前段日子捡起和一个以前很喜欢的女孩的联系时,我问她,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啊?她说女疯子。她说她那时候可喜欢我了。然后我们又说了好多。之后我又很难过了,我究竟把那个小疯子弄丢到哪里去了。

说件不太快乐的。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和人建立起更加深沉更加长久更加纯粹的感情关系了。虽然可以和任何人友好交流,但永远是可以被舍弃的那一个。因为我胆子特小,又奉承着“我喜欢你和你无关”这种信条,已经习惯了暗戳戳喜欢了。可能是因为可以建立长期关系的时候一直颠簸流离,每一段特别重视的关系最后都会变成过去式。虽然会喜欢很多人,但并不会去和他们有过多的交流。但不去建立一定的关系基础又会患得患失,其实一直有很苦恼。虽然也试过去和人交流,发现没有主题的话也很容易相顾而无言,渐渐地就习惯了不去说,关于这点我其实挺愧疚的。你要是无法张口,那你要如何将爱传达呢?道理我明明都懂,却还是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有时候看到有的人难过,我想去安慰,想去说点什么,可下一秒就会有一个念头蹦出来,你该站在什么角度去安慰人家?人家若是不需要你呢?我一直是个局外人。这时候我就会想啊,要是和你们相遇的是初中的我该多好,她肯定会抓着你说一大堆,你们会成为朋友。她不会顾虑那么多,她会想方设法让你变得快乐。


现状

日常:乱数好可爱乱数世界第一可爱!!!名古屋组超好听!!!我永远喜欢ssr!!!

另一个我: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昨天注意到的,一个黑色蘑菇头小姑娘一手抓着一个白色的尖头怪物冲着他笑着往前走

嘻嘻嘻,我好快乐…我爱他

因为看到了超级冷门的浦涅同人想起了八月在漫展上暗中观察时看到的一个涅茧利(。)其实我觉得他/她好厉害啊,那天我穿短袖都热的要死,他包的严严实实一直在那里直挺挺站着……看到涅时我超级惊喜啊毕竟死神真的超级古老的一部番还是我的入宅作PvP


因为语言不通我只站在远远的地方暗戳戳拍了一张orz还拍的奇烂无比PvP所以随便拿点什么挡一下吧。


哎,我真挺喜欢涅茧利的

一年零三天快乐

第三人纪念(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能纪念的(›´ω`‹ )

  他眼中是月亮,撒着冰冷的光辉,触手可及则是即将消逝的温暖,和刺人灼手的金色光辉,二者都是是上帝抛给早已忘却的生物最后的怜悯,它留住了月亮,将他藏在身体里,停在原地,心想应该知足了,明日的晨光会带来新的温度,也会在同一时刻西沉,每个白日他都能拥有这一片金色璀璨。他对自己说,就当是暂时依依惜别。所有的人都在叫,在笑,他听到自己的心在哭,哭一次又一次的离别,哭每一场全新的重逢,每一次崭新的认识。它听到他的心在说:不够,月亮不够。他看到自己扭曲而庞大的身形被悲伤浸染得变了样,他说他拦不住光,而光每次离开就不会再回来了,每日每日都是不一样的邂逅,而心动是千篇一律的,分离时的心如刀绞亦然,清晨他总能隔着雾气在日出时让它爱上他,它一次又一次地迷恋那份温度,不惜花费整个白日去试着和他牵手再被灼伤,它一次次去尝试,而那片璀璨的金色对它的竭尽所能也是更加大力地敞开了怀抱——每一位都是。他们对他慷慨而大方,却会一次次使它受伤融化,却让它更加为他们的包容沉沦,滋生出更多更满的名叫恋慕的情感,装进它破碎丑陋的身体里,再将它由内而外涨碎。他说他受够了,于是,在黑夜中捧着破碎的心踉踉跄跄追逐着黄昏的光,只要抓住他,就能拥抱黎明